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欢迎光临本站!

消化内镜学分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文献追踪 > 好书推荐

老游评书-不可或缺的人生礼物 独辟蹊径的医学洞见

发布日期:2017-5-22 16:43:16 文章来源:中华医学信息导报 作者次数:381

         作为医务工作者,我们头脑中固有的观念就是应该远离疼痛,但美国作者保罗·布兰德和菲利普·扬西所著的《疼痛:无人想要的礼物》完全颠覆了自己这一看法,唤回了笔者几乎失却的记忆和感觉。这是一本带有浓厚感情色彩的关于疼痛的科普专著,分为从医之路、就职于对疼痛的研治和学会与痛为友三部分,忠实记录了布兰德逾50年的行医历程和人生感悟,无疑是其杏林生涯的生动写照。在书中,作者深入探讨了不能接受或医治疼痛的个人与社会因素,为倡导人们与痛为友提供了充分的证据。作者将枯燥乏味的科学知识融入感人至深的故事之中,具有很强的可读性。笔者尤为敬佩他们在艰难的环境中创造性地恪守自己使命的敬业精神,其非凡的经历令人惊叹。当然,读者也可将本书当成科研历程的记载、医学知识的科普或作者的诊疗记叙来看,深入浅出的描述和引人入胜的介绍也给读者留下很深的印象,书中的不少场景感人至深并发人深省。无须讳言,没有人喜欢疼痛,可是如果一个人感知不到疼痛,那将是要比疼痛更可怕的事。因此,作为能够感受到疼痛的正常人,还是非常值得庆幸并充满幸福感。


    鲜为人知的医学常识


        作为毕生行医的博学鸿儒,一生中5次患病入院使得对疼痛有着常人难以经历的亲身体验,作者对不同疾病导致疼痛的真知灼见令人醍醐灌顶。布兰德发现,通常人们避之惟恐不及的疼痛感,其实是人天生的一种自我保护系统,他极具耐心地向读者普及关于疼痛的各种知识,并将疼痛称为人生的礼物。他认为,人体是一架巧夺天工的机器,在各自运转良好的健康时期,身体的各种器官并不会干扰人的乐趣,默默地无私奉献,只有出了故障才会通过疼痛进行报警。没有疼痛,犹感失去自己,因为缺少了疼痛所提供的自我保护的本能。作者花费了很大篇幅从技术层面解释疼痛,告诉读者不少鲜为人知的医学常识。比如,手指尖每平方英寸就布满了2.1万个热、压及痛的传感器,人体不同部位对疼痛的敏感度差别也很大。按照某个疼痛的计量单位计算,被感知到疼痛的最小阈值分别为:眼角0.2,前臂20,脚掌200,指尖300。眼角和指尖对疼痛的感知敏感度差距超过1500倍,疼痛的感觉也依赖于疼痛所在点及其周围感知信息的解释。不同部位的疼痛都是适应各自具体的功能而存在,其种类各异,如皮肤会有刺痛,胃肠则主要是胀痛,从而在健康的机体上各司其职。疼痛令人不快的特性正是人得以保护自身的关键,只有在与其他感觉,诸如触觉、痒、甜、香等感觉信号竞争中脱颖而出,疼痛信息才可传达到大脑,并在大脑意识作用下,做出相应的反应,如去吹烫伤的手指,或去揉搓被撞疼的脚。在日常生活中,对疼痛不敏感者并非少见,如麻风病、糖尿病、酗酒、多发性硬化、神经紊乱、脊髓受伤等病症都能带来对疼痛毫无敏感的灾祸,正是其异曲同工导致的疼痛缺乏,使患者处在危险之中。而对那些“先天性无痛症”患者而言,疼痛本身恰是一件美好而且昂贵的礼物。


    麻风患者的正本清源


        罗素曾言:尽管常识对日常生活非常有用,但常识却很容易令人迷惑。人类值得庆幸的是,疼痛是身体所感受的各种感觉的一部分,它引起了对可能造成身体损伤事物的警惕。但这个不言而喻的事实,在布兰德时代并不为众人所熟知,特别是无人将其与麻风病相关联。布兰德在治疗麻风病领域所取得的成就举世瞩目,他发现不痛是这种令人恐怖疾病最具破坏性的特征,该病的多数情况可归结于疼痛感的简单消失,患者自残其身无疑应归咎于缺乏疼痛感的保护。作者指出,麻风病是通过破坏感觉神经的功能使得没有任何电信号传递给大脑,从而导致没有疼痛。病情严重者甚至会进一步造成失明,从而使患者在头脑清醒的情况下丧失了绝大部分的对外感觉。这是一件非常恐怖且难以想象的事情:感觉系统的故障使得患者丧失了对外界刺激信息的获取,从而就掐断了这一反馈环路。当年人们普遍认为麻风杆菌会导致肌肉和骨骼消失,有些麻风病患者早上醒来,发现自己的指头神奇地消失了。然而布兰德通过细心观察发现,患者的手指并非无缘无故消失,而是在夜间被老鼠吃掉的。究其缘由,正是因为麻风病患者对自己的四肢丧失了感觉,缺少了疼痛警示系统,即便是手指被老鼠吃掉,也不能将其从睡梦中唤醒。更为严重的是,缺少了疼痛地刺激,即便在意识清楚的情况下,手脚也会被当作身体之外的工具一样被滥用,从而造成肢体的损伤,最终导致截肢之类的残疾。事实上,即便患者有意识地小心防护缺乏痛感的四肢,也难以避免伤害:导致其严重后果的身体损伤,很可能并不是直接看得见的剧烈损伤,更多是轻微压力的重复性累积。麻风病患者由于缺少对疼痛的感知,就维持了一直不变的走路步态,从而即便只是十几公里的步行也很容易造成对脚的严重生理损伤。正是布兰德终其一生的潜心研究,才使得人们对麻风病的认识得以正本清源。


    独辟蹊径的医学洞见


        布兰德是享誉全球的手外科和麻风病学者,绝非研究疼痛的专家,他是通过医治那些感受不到疼痛的人在矢志探索其奥秘。正是对医学研究的精进和对患者的挚爱,使得他以一个殉道者的热情专注于疼痛研究,并成为触类旁通的医学大家。他依据亲身经历得出的结论是,人类具有疼痛这一卓越的特权,它是生活中极为普通的经历,但对人体健康至关重要。医学并不只是治疗身体的某一部分,因为患者的心理和精神因素对恢复健康尤为关键。由于在印度、英国、美国分别都有近20年的行医体验,作者发现不同文化背景中看待疼痛的态度迥异:英国人能愉快地承受它,印度人懂得不去害怕它,美国人则遭遇少而担心多。在长期的医疗实践中,作者对疼痛的认识不断更新:疼痛在抽象中出现,没有其他感觉比疼痛更富有个性化且令人纠缠不休。疼痛只有在信号、信息、反应这一整个循环过程完备之时才能真正存在,其导致不快乐的特质正是其得以保护人体的关键。疼痛感没有上瘾性,只要有危险存在,它就不间断地向有意识的大脑汇报。大脑能控制疼痛的解释表明疼痛会受到意识的影响,甚至会受到与生理特性无关的社会文化的影响,这也意味着人们可以通过意识的训练而非使用药物来克服相当多数的疼痛,一个充满友爱的集体对消除疼痛的作用不可低估。人们经常使用转移注意力的方法,即让大脑花费更多的时间去解释其他的事情,从而无暇顾及疼痛。作为强化剂,消极情绪如恐惧、生气、内疚、孤独、无助等对疼痛的影响远高于任何止痛药,而希望、信任、爱、欢乐、生存意志、创造力及幽默感等积极情绪无疑是驱逐疼痛的良药,因此人类只有通过学习和掌握疼痛,才能避免被疼痛所主宰和支配。


    触类旁通的人中骐骥


        布兰德在精彩纷呈的生活故事中,讲述了一位毕生在英国、印度和美国行医超过50年的杏林翘楚非凡的成长经历及其人生感悟,潜移默化地阐述了自己对疼痛的目的、起源、缓解手段的认识进程。我们不仅能从风趣的故事中了解到他精辟的见解,而且还被布兰德乐善好施的人文情怀所感动。他凭借外科医生、学者、探索者和哲学家罕见的洞察力,在一群饱受疼痛折磨的患者中辛勤工作。他超凡的经历形成强烈而统一的主题,使他对疼痛悟出使人脑洞大开的洞见:人生中疼痛不可或缺并能被转化成有价值的东西,它不需要摧毁并能被改变。作为一位终生以行医为善的智者,他毕生实践中得出的感悟对读者深有启迪。同时,作者将疼痛和快乐联系起来。人生的经历告诉我们,疼痛让人苦不堪言,承受的时候,谁都愿意远离它,但却真的无法离开。上帝赋予人类生命,又随机配送了疼痛这个让我们避免自我伤害的礼物。作者认为与疼痛为敌的观念有严重缺陷:患者拥有疼痛的潜力越大,他的伤就越容易受到医治。如果将它作为敌人而不是警示信号,疼痛便不能通告实情,这是典型的掩耳盗铃。人类在采用日新月异的科技手段掩盖疼痛的信息时,必将导致令人恐怖的后果。因此,感激已成为作者对疼痛的一种反射,因为他深知疼痛不是生命的负累,而是感知的窥镜。疼痛是生活中的必需品,是医治和人体健康的同盟军,是身体最忠实的护卫者。如果我们一味地回避、遗忘或无视疼痛,将只会置我们于更大危险之中。有鉴于此,一个健康完美的人生必将有疼痛相伴,为了不留缺憾,应该让心灵重新感触疼痛,不仅需要与疼痛相处,甚至要战胜它。

    (作者:中华医学会继续教育部 游苏宁)
相关评论
用户名: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