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欢迎光临本站!

消化内镜学分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文献追踪 > 国内外期刊

Barrett食管伴轻度不典型增生的治疗建议

发布日期:2015-3-11 15:59:31 文章来源:医脉通 作者次数:1189

      对Barrett食管(BE)伴轻度不典型增生的治疗中,在监测时间频率上建议大部分集中在6个月到12个月[1]。由于内镜取样误差的存在以及病理学家对于轻度不典型增生观察者之间的差异性,使得内镜监测存在一定限制性[2]。医脉通对Srinadh Komanduri教授(芝加哥西北纪念医院介入性胃肠病学家)发表在PracticeUpdate网站关于轻度不典型增生Barrett食管治疗的建议整理如下:


    2011年ACG发表声明,对于伴有轻度不典型的Barrett食管患者射频消融(RFA)技术可以作为一种有效治疗方法[1,4-6],其有效性及安全性已在多个临床试验中得到证实[3]。最近,SURF(内镜监测 vs 射频消融)随机对照试验证实射频消融技术将轻度不典型增生向高度不典型增生甚至腺癌转化的风险由26.5%降为1.5%[7]。射频消融使进展为腺癌的绝对风险下降了7.4%,而其中需要治疗的比例为13.6。SURF试验提供了一级证据,这些证据证实了相对于内镜监测来说RFA在减少轻度不典型增生向腺癌转化风险性方面更有优势。在临床实践中,借助射频消融技术的内镜下根治性治疗可以适用于所有确诊为轻度不典型增生其预测生存期超过5年的患者。为了给伴轻度不典型增生的Barrett食管患者提供最有效的治疗,Komanduri教授给出如下建议:


    治疗前重要事项:


    ※  Barrett食管患者内镜根治治疗前充分的培训及观察是必不可少的。这可以通过内科医师的观察或参加一些认可的操作培训来完成。


    ※  轻度不典型增生的诊断应该由Barrett食管病理学专家来确诊。


    ※  若轻度不典型增生患者伴有食管炎时,需给于质子泵抑制剂(PPI)抗反流治疗。同时建议患者六个月后再次行食管镜检查,并且需在Barrett食管段取病理检查。


    ※  内镜根治前前应该与患者举行谈话,解释内镜下根治性治疗轻度不典型增生的基本原理,同时告知治疗措施的效果和安全性。伴随疾病和预期生存情况也应作为谈话的一部分向患者讲明。


    ※  治疗期间应开始给予患者强有力的抗反流治疗(PPI每日给药2次),以使内镜下根治性治疗达到最佳疗效,同时避免因亚临床反流引起的对射频消融治疗的不完全反应,这在是治疗期间应开始给予患者强有力的抗反流治疗(PPI每日给药2次),以使内镜下根治性治疗达到最大治疗效果,同时避免引起因亚临床反流引起的对射频消融治疗的不完全反应,这在Barrett食管中很常见的。


    操作中的重要事项


    ※  一旦决定为伴有轻度不典型增生Barrert食管患者行RFA治疗,需强调患者做出一些承诺,包括多次内镜治疗及定期监测。


    ※  需向患者反复强调内镜根治治疗和胃食管返流之间发病机制的不同,以及术后长期控制预防复返的重要性。当患者觉得RFA术后可以停用质子泵抑制剂时,必须强调RFA不能解决胃食管反流病。


    ※  RFA的操作流程需按照供应商的说明来完成,以确保最佳的疗效并减少不良事件的发生。


    ※  当为伴有轻度不典型增生的Barreett患者进行RFA治疗时,总体治疗目的是完全治疗。治疗的目标是完全清除化生的上皮细胞,而不仅仅是不典型增生区域。因此,在处理病变区域时应包括周边受影响的区域,为确保治疗效果需进入胃贲门。


    ※  由于不可控制得反流存在所导致的RFA治疗效果不佳,应该早期意识到这一点,这对于彻底根治BE和减少为了根治BE而需要做的内镜检查是至关重要的。如果不可控制的胃食管反流症状(例如,治疗时出现症状,食管炎)出现在内镜根治性治疗过程中,应中止治疗,并进行pH监测及食管测压,在重新开始治疗前应使用抗反流治疗措施并使其达到最佳效果。


    结论


    对于伴有轻度不典型增生的BE患者,RFA是一种有效且安全的治疗措施。对于Barreett相关性反流病的EET治疗来说,合适病人的选择,术前沟通讨论及必须的培训都是成功的保证。


    参考文献:


    [1]Spechler SJ, Souza RF. Barrett's esophagus. N Engl J Med. 2014;371(9):836-845.


    [2]Thota PN, Lee HJ, Goldblum JR, et al. Risk Stratification of Patients With Barrett's Esophagus and Low-grade Dysplasia or Indefinite for Dysplasia [published online ahead of print August 4,2014]. Clin Gastroenterol Hepatol.


    [3]Kahrilas PJ, Shaheen NJ, Vaezi MF, et al. American Gastroenterological Association Medical Position Statement on the management of gastroesophageal reflux disease. Gastroenterology. 2008;135(4):1383-1391.


    [4]Wu J, Pan YM, Wang TT, et al. Endotherapy versus surgery for early neoplasia in Barrett's esophagus: a meta-analysis. Gastrointest Endosc. 2014;79(2):233-241.


    [5]Pasricha S, Bulsiewicz WJ, Hathorn KE, et al.Durability and Predictors of Successful Radiofrequency Ablation for Barrett's Esophagus. Clin Gastroenterol Hepatol. 2014;12(11):1840-1847.


    [6]Phoa KN, Pouw RE, van Vilsteren FG, et al. Remission of Barrett's esophagus with early neoplasia 5 years after radiofrequency ablation with endoscopic resection: a Netherlands cohort study. Gastroenterology. 2013;145(1):96-104.


    [7]Phoa KN, van Vilsteren FG, Weusten BL, et al. Radiofrequency ablation vs endoscopic surveillance for patients with Barrett esophagus and low-grade dysplasia: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JAMA. 2014;311(12):1209-1217.


    医脉通编译自:MY APPROACH to Barrett’s Esophagus With Low-Grade Dysplasia,PracticeUpdate,February 02,2015

    (作者:)
相关评论
用户名: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