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欢迎光临本站!

消化内镜学分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文献追踪 > 国内外期刊

便秘治疗:什么有效,什么无效?(上篇)

发布日期:2015-2-12 14:09:22 文章来源:医脉通 作者次数:1245

      近期,David A.Johnson教授(Eastern Virginia医学院消化科主任,医学教授)在Medscape上发表了关于如何有效治疗便秘的文章。医脉通整理了主要内容,分为上下篇进行发表,上篇主要针对便秘的标准,饮食干预和微生学作用进行论述,详情如下:



    便秘:一个常见问题


    对于消化内科医生,基层医疗医生,康复医师甚至妇科医生来说,便秘是一个非常普遍的问题。肠易激综合征(IBS)与慢性特发性便秘(CIC)密切相关,IBS全球发病率约为11%,而CIC为14%[1]。


    目前存在的问题是,对这些疾病我们没有很好的检验检查方法。没有良好的生物标志物,没有客观证据来诊断这些疾病,因此,我们通常就疾病状态,将其定义,达成共识,例如,功能性胃肠病的罗马标准。


    之于肠易激综合征,罗马标准是指患者每月至少出现3天腹痛。排便后疼痛缓解是IBS的一项重要鉴别因素。其他因素是大便的频率和性状的改变。如果存在上述三项因素(排便后疼痛改善、大便性状改变,大便频率改变)中的两项,联合每月至少三天的腹痛,就可以诊断为IBS。


    慢性特发性便秘的诊断首先是病人排便非常少。诊断标准(源于罗马标准)是每周排便小于三次和“25%规则”,即:四分之一的时间内患者至少有以下症状中的两种:


    ※  排便不全感


    ※  排便费力


    ※  梗阻感


    ※  需要某些方式的调整(用手指辅助排便或改变体位来增加盆底肌的力量)


    ※  块状大便或硬便


    当在临床工作中诊断患者时,很难以想到上述项目,但是仔细的考虑这些常见的症状,回答患者的一些关键问题,将IBS区分于CIC并不困难,因为在考虑到药物药理学的时候,不同疾病用药的出发点是不一样的。


    我认为,给大家推荐一些美国胃肠病学院(ACG)[2]提出的关于IBS和CIC管理的指南是非常有帮助的,这些指南是以循证医学为基础的。


    IBS的饮食干预


    对于治疗IBS,饮食干预是一个常见的建议。这可能是很有帮助的,通过临床试验评估的病人中11%~27%存在与食品相关的敏感性[3]。


    两种主要的饮食是限制麸质饮食和低FODMAP[发酵低聚二糖-单糖和多元醇]饮食。在一些患者中这些饮食是非常有益的,但这不是“终极的目标”。


    无麸质饮食不一定适合治疗IBS,但在2013年它发展成为了一个103亿产值的产业,并继续增长。人们认为无麸质饮食是健康的。但是它未必健康。然而,这种对麸质饮食的狂热影响到很多人。难道他们真的需要吗?


    麸质食物是一种果聚糖,可发酵的碳水化合物和小麦蛋白,基于这种原因在FODMAP饮食中去除这种果聚糖可能会有所帮助。试着撤除麸质饮食的建议不是不合理的。短期内可能对机体无害,但在接受饮食咨询的时候最好是加入麸质饮食。患者开始自己选择饮食的时候会出现维生素和矿物质缺乏。


    低FODMAP饮食难以遵循,而且总体证据较弱。指南不是强烈推荐,但尽管如此,只要到更改饮食的时候,这就是一件很容易想到的事情。


    接下来的膳食干预是高纤维饮食。来源于卵叶车前果壳(Metamucil®和Citrucel®产品)主要是车前草的可溶性纤维似乎有效。根据Johnson教授的经验,它往往与很多胀气相关,但尽管如此,仍有理由一试。证据微弱,指南不强烈推荐,但这是一件简单易行的事。


    微生物学的作用


    在未来十年,微生物可能转变为药用。


    益生元用于加速微生物的生长以获取有益微生物。益生菌是让肠道重新植入细菌的活菌。或者可以给予抗生素改变菌群。这一切的证据是什么呢?


    对于益生元来说,没有证据强烈建议支持其应用。


    特别是对于腹胀和胃肠胀气的IBS患者,益生菌似乎是有一定的帮助。在指南中却没有看到强烈推荐,但它肯定是可以尝试的。


    已研究的主要抗生素是利福昔明,数据表明对于腹泻型IBS这是合理的推荐。但是,如果保险不涵盖抗生素,这是非常昂贵的治疗,对于腹泻型IBS患者保险很难以覆盖。


    参考文献:


    [1] Suares NC, Ford AC. Prevalence of, and risk factors for, chronic idiopathic constipation in the community: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Am J Gastroenterol. 2011;106:1582-1591. Abstract


    [2] Ford AC, Moayyedi P, Lacy BE, et al; for the Task Force on Management of Functional Bowel Disorders. American College of Gastroenterology monograph on the management of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and chronic idiopathic constipation. Am J Gastroenterol. 2014;109:S2-S26. Abstract


    [3] Young E, Stoneham MD, Petruckevitch A, Barton J, Rona R. A population study of food intolerance. Lancet. 1994;343:1127-1130. Abstract



    医脉通编译自:Constipation: What Works, What Doesn't,Medscape,January 14,2015

     

    (作者:)
相关评论
用户名: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