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欢迎光临本站!

消化内镜学分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文献追踪 > 好书推荐

老游评书-人类行为的连接影响 社会网络的最新力作

发布日期:2015-1-20 9:50:40 文章来源:中华医学信息导报 作者次数:1397

    当人们谈到社会网络是如何形成以及其对人类现实行为的影响时,或许会联想到“六度分隔”甚至“弱连接”理论,但对“三度影响力”和“强连接”这种最新的研究成果却颇感陌生。如果你浏览过《大连接——社会网络是如何形成的以及对人类现实行为的影响》一书,就会在轻松的悦读之中理解这些新的理论。该书是美国作者尼古拉斯·克里斯塔基斯和詹姆斯·富勒携手为我们奉献的最新力作。克里斯塔基斯是哈佛大学的社会学教授,也是社会网络研究的权威专家,因研究社会网络是如何形成与运转而享誉世界,2009年入选《时代周刊》“全球最具影响力100人”。富勒专注于社会网络、行为经济学、政治参与和基因政治学研究。本书共分为社会网络的形成、社会网络对人类现实行为的影响、人类的现实行为对社会网络发展的强化3个部分。作者提出“三度影响力——社会网络的强连接原则”。这一观点开启了社会网络研究的新篇章,成为继六度分隔理论后,社会网络研究领域最具影响力的发现。作者讲述了社会网络是如何形成的以及对人类现实行为的影响,通过各种事例显示它如何对人类的情绪、亲密关系、健康、经济的运行和政治等产生影响。作者发现:相距三度之内是强连接,强连接可以引发行为;相聚超过三度是弱连接,弱连接只能传递信息。作者特别指出,三度影响力是社会网络的强连接原则,决定着社会网络的功能。书中提出大量看似不可思议却又得到实践检验的观点:肥胖是可以传染的,婚姻可以延长人们的寿命,人们会仅因为别人自杀就决定自杀,大多数人的坚果过敏症是心理因素所致,你所以为的自由恋爱其实是包办婚姻……相比而言,本书深入浅出,独具匠心,包含大量的故事和案例,非但没有晦涩难懂的理论,更像是一本故事情节引人入胜的小说,是认识人类自身天性的必读之作,使读者在愉悦之中获取知识并得到滋养。

     

    社会知识的重新科普

     

    1967年,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米尔格拉姆发起了一个有趣的“传递信件”实验。一封信件在参与者手中传递,直到它被送达目标人,参与者包括大学生的妻子、股票经纪人等。结果表明,在成功完成任务的人际链条中,平均中转人数是5个,从而提出通过6个中间人就可以联系到世界上任何一个人的“六度分隔”理论。直到2002年,有人通过电子邮件实验重新检验了这一理论,“六度分隔”的概念才逐渐在公众中流行起来。该理论在构建人脉和商业模式方面有着广泛的应用,但它并非万能。“六度分隔”所描述的是“弱连接”,“弱连接”是我们与那些认识但谈不上是朋友的人之间的连接。通过“弱连接”,我们可以传递消息,创造合作机会。

     

    影响力在社会网络上的传播遵循着一定的规律,本书作者将其称为“三度影响力”原则。我们所说或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会在网络上泛起涟漪,影响我们的朋友、朋友的朋友、甚至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如果你关注人们之间是如何互相产生影响的,就必须关注“强连接”。“强连接”包括我们相伴日久的家人、同事和朋友,与他们之间的关系深刻地影响着我们的幸福。如果超出三度分隔,我们的影响就逐渐消失。同样,我们也深受三度以内朋友的影响,但一般来说,超出三度的朋友就影响不到我们了。因此, 社会网络不仅是网络,更是社会。网络科学之所以重要,并不仅仅因为它是一门新科学,其实它一点也不新,它更像是对人类亘古不变规律的重新注解。或许真相一直都在那里,只不过我们有了更多的科学研究方法去诠释它。作者相信,三大力量将改变2 1 世纪的社会科学, 即生物学的突破、社会化计算科学的发展及实验工具在社会科学中的重新应用。

     

    科学名词的集中解读

     

    对于医务人员, 本书中的许多名词都是我们平生第一次遇见。感谢作者的悉心体察,为增强全书的可读性,对俯拾皆是的社会学名词给予了通俗易懂的诠释。三度影响力:影响力在社会网络上的传播遵循一定的规律。人类超个体:是指一个由许多个体组成的有机体,它拥有个体身上并不具有的特性,而这种特性源于个体之间的互动与合作。社会网络连接的3种简单模式,水桶队列:呈直线型,没有分支,除了第一个与最后一个,每个人都与另外两个人连接;电话树:能够同时向许多人传播信息,形成瀑布流,且有助于信息的增强和保护;军队组织:在由100名士兵组成的连队中,每10名组成一个班,同班的士兵之间很熟悉,班与班之间不存在连接。网络社区:由连接关系组成的群体之间的连接关系,群体内成员之间的连接关系更为密切。涌现特性:整体会因为各组成部分的相互连接和互动呈现出新的特性。同理心:是站在对方立场设身处地思考的一种方式,采用这种方式人们能够在人际交往的过程中体会他人的情绪和想法、理解他人的立场和感受,并从他人的角度思考和处理问题。弱连接:是指在你的社会关系网中,与你沟通机会较少的人。集中化网络:群体内存在大量连接的网络,它有利于强化群体行为。集成化网络:群体间存在大量连接的网络,它有利于群体接受新行为和改变现有行为。经济人假设:人是自私的,总是试图以尽可能低的代价获得更大的个人好处。网络人假设:人的本性中既有利他和惩罚,也有欲望和反感,所以人不会完全自私,也会考虑他人的幸福。邓巴数:即著名的“150定律”,它指出人类智力允许拥有稳定社会网络的人数大约是150人,其定义为分手之后再见面时一眼就能认出来的人数。超连接:是指人们在生活中与手机、电脑等设备须臾不离,频繁使用电子邮件和社交网站的状态。

     

    社会网络的身临其境

     

    社会网络的两大基本要素为连接关系和传染物,前者是指谁与谁相连接,后者表明任何东西都可以沿着连接关系流动,传染物就附属在流动体上。社会网络中存在5大连接规则:(1)我们决定着网络的状态,可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正是选择的多样性,使得每个人在自己的社会网络中都居于独特的位置。(2)我们因网络而改变,网络中所处的位置也会影响到自己。(3)我们的朋友影响着我们,人们彼此影响与模仿的倾向是导致流动的根本决定因素。(4)我们朋友的朋友也影响我们。(5)网络不受网络中人的控制。大量的研究成果表明,当看见别人如何做的时候,我们会模仿别人。我们的连接关系,并不局限于我们认识的人。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也可以启动链式反应,并最终连接到我们,就像遥远的波浪最终冲到我们的海岸一样。社会网络传播快乐、宽容和爱,也影响着我们的选择、行为、思想、情绪,甚至是我们的希望。

     

    如果我们可以跟六度分隔的任何一个人相连接,并且最远能影响到三度分隔的人,那就意味着:对地球上的任何一个人而言,我们每个人对他的影响都能达到半程。导致影响力受限的原因为固有衰减性、网络不稳定以及进化生物学的作用。影响虽然有大小之分,但社会网络毫无疑问会对人们产生影响,而且社会网络对于接收到的东西有一种放大作用。每个群体都有自己的集体特性,它使得群体中的人在行为上不可思议地保持一致。道义存在于群体之中,责任感和复仇心理非常容易沿着社会连接传播。圣雄甘地说过:如果要改变世界,先要改变自己。因此,我们真正应该从身边开始,密切关注我们的社会生活,平均而论,每一位朋友都会让我们更健康、更快乐。社会网络就像我们共同拥有的一片森林:我们都准备分享其带来的好处,同时,必须齐心协力确保它的健康成长。

     

    情绪传播的科学证据

     

    人类有将情绪表现出来的根深蒂固的倾向。情绪的传染源于人类模仿的天性,如果人们可以自由选择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他们通常会互相模仿,而所有的情绪都能在不同人之间传播。因此,情绪具有群体性。人类情绪的产生、情绪的表现及读懂别人情绪的能力有助于协调群体的活动,其主要体现在便于人际关系的建立、使行为同步及沟通信息3个方面。与其他的沟通方式相比,情绪可能是传递环境信息最快捷的一种方式。社会学研究证明,2009年额外获得1万美元仅能使一个人快乐的概率增加2%。因此,与口袋里大把的钞票相比,一个素未谋面的三度分隔的人会对你的快乐产生更大的影响。每一个快乐的朋友,让你也快乐的概率大约增加9%。每一个不快乐的朋友,让你快乐的概率减少7%。为此,仅有很多朋友是不够的,拥有更多快乐的朋友才是最重要的。此外,你在社会网络上接触到的快乐对你情绪的影响,取决于他们与你之间的距离,这就验证了我们所说的“远亲不如近邻”。在传播快乐方面,频繁地面对面交流毫不逊色于人与人之间的深度沟通。因此,快乐不仅是个人的体验或选择,也是群体的共同财富。对双胞胎的研究表明,同卵双胞胎极有可能表现出完全相同的快乐水平。行为遗传学家估计:在理想情况下,长期快乐50%取决于个人的基因设定点,10%取决于各自所处的环境,40%取决于人们思考和行动所做的选择。尽管朋友的快乐确实对我们有影响,但其只能持续1年左右。

     

    如果亲密、爱等核心需求没有得到满足,人们往往会体验到孤独。孤独作为一种情绪,跟后天选择的社会交往密切相关,而跟与家人天然形成的交往关系不大。孤独能够改变社会网络的结构,平均来说,总是自觉孤独者,在24年的时间里将会失去8%的朋友。自身的焦虑能让我们生病,别人的焦虑也同样能使我们得病。恐惧与怀疑也会传染,这会让权威性大打折扣,而对于暴发性的群体性心因性疾病,权威性对结束这种流行病必不可少。总之,你若微笑,世界将回报以微笑,我们应坚持那些产生快乐的行动,让更大的群体快速实现快乐的同步化。

     

    深奥理论的通俗解释

     

    爱与社会网络的形成密切相关。在社会网络中,爱不是动词或名词,而是一个连词。社会中真正对人们产生影响的,是那些活生生、彼此已经建立连接关系的人。你与他人连接的路径越多,你就越容易被网络上传播的东西所传染。研究显示:与配偶相识的人,68%都是经由某个认识的人介绍的,而自由恋爱的比例仅为32%。事实证明,尽管我们坚持认为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但社会网络是最有效率的媒人,社会网络的紧密程度最终决定亲密关系的选择。由此证明,“人们都是偶然遇见和选择自己的伴侣”这一观点是错误的。互为好友的人,彼此之间的影响力最强。对2500万法国人的分析表明,婚姻对健康是一种财富,婚姻能帮男人延长7 年寿命,对女人仅2年。与结婚的人相比,单身者的健康更有可能受到伤害。在配偶去世后6个月内,鳏夫的死亡率高出预期死亡率40% 1年内死亡的可能性为30 % 100 % 。对8000个美国家庭的调查表明, 如果某个人的兄弟姐妹有了孩子,那么2年以后这个人也有孩子的可能性明显增加, 从而验证了生孩子也传染。

     

    不仅细菌可以传染,行为也可以,肥胖就是典型的例证。有关研究显示:互为朋友的两个人,如果其中一个人发胖了,那么另一个人也将发胖的风险几乎是原来的3倍。你可能不认识你朋友丈夫的同事,但是,他会让你变胖。同样,你姐姐朋友的男朋友,也可能让你变瘦。究其原因,既包括行为习惯上的影响,也不除外观念上的影响。但一切都是表象,真正流行的是态度。在肥胖流行的过程中, 朋友之间的影响大于夫妻之间的作用。如今, 美国超重和肥胖的人口已经达到人群的66%。同样的现象也出现在厌食、背痛等疾病,包括吸烟、酗酒,甚至自杀等行为的流行过程中。

     

    团队合作的增值效应

     

    社会网络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共享资源, 技术进步会改变人们在社会网络上的生活方式, 并会对人们的自我控制方式与社会的进步产生深远影响。在现实世界中, 人们通常更关心自己的相对地位, 而不是绝对地位。在社会网络中, 众口铄金胜过一言九鼎。20129月, 《自然》杂志发表了2010 年美国大选期间推送给6100 Face book 用户的政治动员信息的随机对照试验结果。研究显示, 该信息直接影响了数百万人的现实投票行为:如果你从Facebook 上知道你的朋友已经投票, 那么你也更有可能去投票,而且对投票的影响符合“ 三度影响力”原则。奥巴马在2次总统竞选中获胜的秘籍均是充分利用了社会网络,并把投票动员作为一个重要的策略。社会网络的神奇之处在于: 对人们的影响是全方位的, 在线生活扩张了现实生活中的人类互动, 虚拟世界中的化身让现实行为更自信, 人类通过更强的流动能力产生更大范围的连接,网络让人们更亲密。然而, 为了真正认清自己, 人们必须探究我们是如何连接在一起的,其目的何在。

     

    意见领袖的媒体导向

     

    网络时代,大连接促进大合作,大合作迎接大挑战。在我们需要更多地依赖群体智慧和力量的同时,个体作用可以通过网络放大进而影响更多的人。一个人的文化程度越高,对他人的影响力就越大。正可谓:更大的网络,更小的世界。特定环境容易让有影响力的人发挥其作用,但仅靠有影响力的人是不够的,人群中还必须有可以被影响的人,而新想法的扩散速度主要取决于后者的性质与数量。人们已知强连接引发行为,弱连接传递信息。我们可能很难信任社会网络上相隔很远的人,但是由于我们无法靠自己知晓这一切,从而显得他们所掌握的信息最有价值。社会网络研究的重要发现是媒体并不直接影响大众,往往是一群被称为“意见领袖”的人充当媒介中间站的角色,他们在社会网络上居于最靠近中心的位置,故可以发挥更大作用。尽管传染性影响效果在逐步减弱,但其所影响的人数却呈指数增加。研究表明,个别人的理性行为可以导致整个社会的非理性行为,在社会网络的作用下,群体智慧能迅速引发愚蠢行为。

     

    社会网络的互动功效

     

    社会网络难以理解的重要原因在于它难以控制。人们镶嵌在巨大的社会网络上,我们的相互连接不仅是生命中与生俱来的、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更是残酷无情自然选择的结果,是一种永恒的力量。正像大脑能够做单个神经元所不能做的事情一样,社会网络能够做的事情,仅靠个人是无法胜任的。我们必须与他人合作,判断他们的意图,影响他们或者被他们所影响。自利并不总是有利可图的,与那些自私自利者相比,乐于助人者更能适者生存。新的社会现象因互动而生,它们通过充实和扩展个人的体验而超越了个人的体验,对于大家的共同利益来说,这是一件好事。借助于网络,人类就可以获得“总体大于部分之和”的功效。新的连接方式的出现,一定会增强我们的能量,让我们得到上天原本赋予我们的一切。文明社会的核心在于,人们彼此之间要建立连接关系,它们将有助于抑制暴力,并成为舒适、和平和秩序的源泉。人们不再做孤独者,而是变成了超级合作者。我们付出的利他和善意是维护网络所必需的,慷慨地将网络紧紧地结合在一起,而网络反过来又孕育了慷慨。

     

    社会精英的一致赞誉

     

    与一般的书籍不同,该书的中文版在编排上别具一格,在目录之前的12页中,分别以“各方赞誉”“推荐序”和“中文版序”3个版块,借相关领域的社会精英之力向读者隆重推荐本书。他们的话语中好评如潮,其中不乏源自内心的溢美之词。例如:本书告诉读者,人与人之间充满了广泛的连接关系,这些关系决定了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是谁。社会传染就是在生成信息,因为我们都离不开信息。社会网络不神秘但有学问, 社会网络不仅是“ 网络” 更是“社会”。即使在真实的物理世界中,我们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影响了谁以及正在被谁影响。本书的作者基于网络行为交互,研究用户之间的影响力,发现人与人之间影响力的大小取决于他们之间的距离。同时,该书能够帮助读者理解扁平化与金字塔组织在结构上的不同:灵活与机械,自组织与他组织。不仅如此,三度影响力将成为未来社会化计算的重要理论基石,并发挥不可或缺的作用。本书是对复杂现象的剖析,全面而又通俗易懂,妙趣横生。作者分享了社会网络方面令人兴奋的创造性发现,以清晰而又有趣的方式道出了社会关系的实质以及它如何对人们产生影响。掩卷沉思,正如作者所言:人们彼此之间连接在一起的关键是网络思维。我们本以为自己是命运的主人, 可作者告诉我们,自己不过是一个更大生物体神经系统上的单个细胞而已。


    (作者:中华医学会继续教育部 游苏宁)
相关评论
用户名: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