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欢迎光临本站!

消化内镜学分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文献追踪 > 好书推荐

老游评书-自由精髓的深度挖掘 针砭时弊的肺腑之言

发布日期:2016-10-24 11:34:20 文章来源:中华医学信息导报 作者次数:2164

        作为已知天命的读书人,喜欢年届不惑的作者极为罕见,1973年出生于江西农村的熊培云就是其一。他毕业于南开大学及巴黎大学,主修历史学、法学与传播学,曾为《新京报》首席评论员,《南方周末》《亚洲周刊》《凤凰周刊》等知名媒体专栏作家。近年来,他在海内外华文媒体发表评论、随笔千余篇,致力于以一己之力去推动和建设一个人道的、人本的、宽容的、人人皆可自由思想的世界。作为一位富有血气且文笔老道的评论家,其文字表达理性且直击心灵,处处显示出自由、明辨、宽容、温暖。最近重温了他充满人文主义色彩的《自由在高处》一书,感触良多。他在书中讨论的方向与重点为自由与自救,旨在从个体角度探讨转型期人们如何超越逆境,盘活自由,拓展生存,积极生活。该书引经据典、内容丰富,且有许多令人脑洞大开的独到思维。如常人耳熟能详的观点为“不自由,毋宁死”,但熊培云则说“不自由,仍可活”。他认为,人应该爱自由、爱生活,正如伟大的加缪所言:重要的不是医好伤痛,而是带着伤痛生活。


    充满人文色彩的佳作


        该书涉及的范围非常广泛,在编排上共分4辑和后记,其引人入胜的标题分别为面包与玫瑰、自赎与自由、历史与心灵、演讲与独白、相信我们的国家比我们想象的自由。作者坦言,该书的主要线索是生活及思想自由,以及个体如何超拔于一个不尽人意的时代之上,收复与生俱来的身心自由,盘活我们已经拥有的自由。在每一辑的首页,作者都以先哲或智者的传世名言开篇,这些精辟的箴言不仅是对各辑提纲挈领的总结,而且值得读者铭记在心。如乔布斯的“你须寻得所爱”,罗兰的“要播洒阳光到别人心中,先得自己心中充满阳光。生活中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易卜生的“有时候我真觉得全世界都像海上撞沉了的船,最要紧的还是救出自己”,胡适的“争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王尔德的“每个圣人都有过去,每个罪人都有未来”,皮滕杰的“说话只要有一个人发声即可,但沉默需要所有人的配合”。至于为何钟爱写作,作者坦言:写评论首先是一种思考和表达方式,久而久之甚至也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精神状态。他认为,其实文字秀美者众,难得的是见识;见识明辨者众,难得的是态度;态度端厚者众,难得的是心地;心地温暖,更需脚踏实地身体力行,方是做学问、求真理、提问解惑、治世济人的书生。让文字收藏自己的生命和理想的世界,是他写作的最大目的。


        作者认为,幸福只是我们追求自我实现时的一个副产品,人的幸福感无外乎两个:一是个体独立,二是与人同乐。本书中,特立独行的思维和针砭时弊的肺腑之言俯拾皆是,尤为值得笔者钦佩的是作者在人生中秉持的乐观精神。在书的扉页中,赫然印着“你即你自由”和易卜生的名句:你的最大责任就是把你这块材料铸造成器。作者自序的题为“因为无力,所以执着”,而在增订版中,作者又以“我愿此生辽阔高远”为序直抒胸臆。他每天都在积极地做事,实在没有时间忧虑。他一直认为,“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是一句非常有禅机且朴素庄严的话,即勤勉于当下,努力于今朝,修行于日常。他做事的逻辑是:越是逆境在给你做减法的时候,越要想着给自己做加法;越是在悲观的环境中,越要保持乐观;越是有消极行为影响你,越要积极生活。他相信没有人能够剥夺个人的自由,他思维的乐趣和激情更在于对具体个人命运的关注,对理性与心灵的关注,对人类普遍不自由状况的关注。他坚信,今日的中国已经踏上一个自由而开阔的大道,没有谁能改变这个大趋势。他坦言:“我从不畏惧吃苦,也永远无法容忍自己的闲适与堕落,只要我能自由写作,一切痛苦都将在未来得到补偿。我们的所有努力,就是要让每个人都活得更有尊严。”他的理想正如萧伯纳的信念:我希望世界在我去世的时候,要比我出生的时候更美好。


    自由精髓的深度挖掘


        卢梭曾言:“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中。”作者认为:人生而自由,但自由总要付出代价,自由可以称得出一个国家的重量。社会环境可以摧毁个人自由的创造,但无法摧毁其对自由的向往。我们每个人争自己的传统,就是争中国的自由。自由不仅在高处,也在你我平凡的生活里。一个人的完整权利,至少应该来自两方面的自治,一是思想自由,唯有思想自由才能使我们不必倚仗权势;二是身体自由,而身体自由同样包括行动自由与审美自由。以自由的名义,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主的生活;以生活的名义,谁也不要鼓励他人牺牲。勇敢也罢,懦弱也罢,背后都是个人有选择如何生活的自由。那些以自由为人生终极目标的人是不会真正拥有自由的,因为他们常常为自由所奴役。相反,人生才是自由的目的,换言之,我们是要“自由的人生”,而不是要“人生的自由”。正如美国思想家潘恩在《常识》中所言“那些想收获自由所带来美好的人,必须像真正的人那样,要承受支撑自由价值的艰辛。”就个体而言,人唯有自由,才可能激发潜能,有所创造;从群体来看,唯有走向合作与和解,人类才可能真正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人们常说不要绝望,但作者指出,没有绝望的处境,只有绝望的人,而恐惧使我们失去自由。正如罗斯福总统所言:我们唯一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作者认为,适度绝望未必是件坏事。一个人因为绝望于某些事情,无欲所求反而能有所作为。一个人的自主选择是第一位的,人区别于动物的首要之处,不在于有理性,能发明工具和方法,而在于人能选择,每个人正是在选择的基础上成为自己。自由有消极和积极两种,消极的自由就是免于做什么事情的自由;积极的自由就是可以做什么的自由。消极自由是“不说”的自由,而积极的自由是“说不”的自由。尽管如此,两者可以互为基础,相互促进。如果每个人都能争取到货真价实的积极自由,那么真正的自由也必将水到渠成。作者认为,除了知情权以外,人也应该拥有不知情权,且后者在大数据时代的价值更大。如今有用的信息在黑箱之中无路可寻,而无用的信息却像章鱼的爪子一样连接着我们身体与生活的每一根神经。内心对信息的隐秘渴望和信息垃圾的无孔不入,使得人们在信息时代几乎无路可逃。当今人类自由中最重要的是免于倾倒信息垃圾的自由,过度的信息对于一个过着充实生

    活的人而言是一种不必要的负担,它意味着我们高尚的灵魂被那些废话和空谈所充斥。一个人是否自由,难免与各种心理状态有关,在各种心理状态中,仇恨一定会使人不自由。尽管仇恨使我们不自由,看不到生活的美好,但如果你愿意站在生命的高处,终将收复本该属于你的自由。


    知识分子的全面判定


         作者相信,启蒙最重要的是自由交流,启蒙的真正实现,就在于每个人都有公开且平等地运用自己理性的自由。一个以思考为业的知识分子,当以独立思考为安身立命的根本,没有比带领好自己更重要的了。独立思考是艰难的,但却是最重要的,是它真正推动了人类的进步,因此我们要学会在独立中思考,在思考中合群。作者指出,能让知识分子安身立命者不外乎三样东西,且缺一不可:一是知识,知识分子以思考为业,不仅要捍卫知识,而且对社会和世界更要有着超乎常人的理解;二是独立,他不应该附属于任何战略,其价值正在于保护上述的思考不被扭曲;三是对推进美好人生、社会进步和人类福祉的参与。一般人认为,知识分子要有鹰一般的宽广视野、鸭一般的敏锐先知、鸡一般的社会关怀。但作者以为,当下中国最需要的是真正“入狱身先、悲智双全”的知识分子,他们应以思想与良心去担当,凭借自己的学识与良知,以独立之精神,做合群之事业,参与社会建设改造,关心每个人的具体命运。


          茨威格曾言:“一个人生命中最大的幸运,莫过于在他的人生中途,即在他年富力强的时候发现了自己的使命”。作者指出,在一个人的有生之年,最大的不幸恐怕还不在于曾经遭受了多少困苦挫折,而在于他虽然终日忙碌,却不知道自己最适合、最喜欢、最需要做什么。中国最缺的不是公民教育,而是人的教育,它包括生命意义、自我价值、爱与同情、信仰,以及如何在宽恕他人的基础上保全自己。作为独立撰稿人,作者认为寻找适合自己的表达方式甚至是件比扩大自己的言论自由更严肃的事情。写作首先是为了生活,为了不辜负这一生的光阴,而非为了传世。只要你细心观察,就会发现人类历史上那些真正流传千古的人文与理论经典之作,没有哪篇不是既有理性又激荡心灵的文字。一个当代知识分子,应该忠实于自己的经历、学识和良心,而不是所谓的人民。每个人活得都不够纯粹,能够真正代表自己已经是上天最丰厚的奖赏。人这种脆弱且会思想的芦苇,有时应该像大海一样坚定,不要因为陆地上人多而否定自己的汪洋海水。


    时光流逝的惊人之语


        古往今来,文人墨客们总是感叹流年似水、时光飞逝,然而,作者认为真相却是时光并不流逝,真正流逝

    的是我们自己。正如诗人所言:河水走了,桥还在;日子走了,我还在。作者指出,人是时间单位而非空间单位,人应该为时间耕耘,而非为空间疲于奔命。所以人应该爱时间,而不是爱空间。时间之爱是面向个体,是绝对的,那是我们唯一的存在;而空间之爱则是相对的,是面向公众的,是通过物质或精神的契约才得以实现的。一个人无论他占有多少疆土,如果不能在时间上做自己的主人,其所拥有的仍不过是贫瘠的一生。真正壮美的生命,是做时间之王,而非做空间之王或奴仆。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人生的领导者,不能因为不给自己机会而荒废青春。他给年轻人的两个建议是:如果不想浪费光阴的话,要么静下心来读书,要么去赚钱,这两点对将来都有用。无论环境多么恶劣,你总还可以做最好的自己,因为你即你的选择。作者深悟没有谁的人生可以复制,也没有必要去复制,因此他在而立之年最想对自己说的一句话是:“要么成为熊培云,要么一无所成。”希望通过自己的点滴努力,让所处的时代成为最好的时代。作者秉持的人生信念是:改变不了大环境,就改变小环境,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你不能决定太阳几点升起,但可以决定自己几点起床。


        先哲说过:过去有比现在更多的未来,生命是一次没有人能够活着逃出去的冒险。作者指出,生命是人类文明的基础,每个人都应该对生命尽职尽责。当法律和良知冲突之时,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尊重生命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对于身残志坚而热爱生命者而言,尽管其身体像潜水钟一样沉重,心绪却似蝴蝶一般自由。人类的光明前景,并不在于人类长生不死,而在于人不断地超拔于逆境之上。条件即逆境,条件无处不有,逆境也无处不在。正是逆境的永恒,造就了人的永恒;正是条件的无常,造就了人的圆满。当有人问霍金是否会因为身体残障而感到沮丧时,他回答到:“我有自由选择结束生命,但那将是一个重大错误。无论命运有多坏,人总应有所作为,有生命就有希望。”作者相信真理是时间的孩子,而不是权威的孩子。当他检视人类历史的进阶,认为由低级向高级之演进的两点之间,并非是直线最短,而是曲线最短,如河流弯曲是为了哺育更多的生灵。谈到历史与传统的珍贵时,作者引用了托克维尔的名言:“当过去不再昭示未来时,心灵便在黑暗中行走。”


    自由泛滥与责任缺乏


        作者认为,自由社会首先是一个责任社会,自由保全个体,责任保全社会。他感叹到:我们当今最缺的不是自由,而是责任。今日中国的许多问题就在于假自由泛滥,真责任缺乏,每个人都在愤世嫉俗,同时又都在同流合污,因此迫切需要廓清自由的边界,没有众人遵守的秩序,就不可能有真正的自由。国家和个人都有边界,因此在公域,我们因相互妥协而保全社会;在私域,我们因互不干涉而保全自己。作者指出,恶是摧枯拉朽的,善却是以蜗牛的速度前进。身处转型时期,对自由的争取和保护,对公平正义的谋求,正因为不可一蹴而就,所以更需要每个人旷日持久地参与。中国人无疑是世界上最能隐忍的民族,不幸的是,这种隐忍通常都用错了地方。人们有耐心忍受痛苦,却没有耐心去结束苦难。作者相信,心怀希望也是一种责任,人要为追求真理而献身,而不是为真理献身。一个努力拓展言论自由的人,一定不忘拓展接

    受信息的自由,因为二者密不可分。只有奠基在接受信息自由基础之上,自由言论才更牢靠、真实及全面。人人能畅所欲言,一个崭新的时代才有可能来临。


        作者认为,写作必定成为对时代尽责的一种方式。只是真正让他感到疲惫的不是频繁的约稿,而是不断的自我重复。对于曾经评论或者批评过的事情,风平浪静之后依然故我。尽管不少人沮丧,但作者认为我们大可不必将自己视为药到病除的神医,改造社会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它需要超乎寻常的耐心。倘使这个世界会因为一两篇文章便改天换地,它岂不早就成了人间天堂?与此同时,也要树立“功不唐捐”的信念。当在国外独自忆旧之时,作者真正意识到思考与表达对他有着无可替代的意义与欢乐。他坦言:“我内心安宁,每天活在思维的世界里,写作于我更像是一种修行。即使是与人辩论的时候,我也不会以征服他人为真实的乐趣,是我思故我在,而不是我征服故我在。我不必通过说服别人或者让别人臣服于我的观点证明自己存在,而是希望通过交流从对方身上学到更多东西,以增长见识,丰富自己的生命。如果你只是为了说服别人而去写作,不仅真理会离你而去,连自己也会与你渐行渐远。如果失去了手中的笔,我将惶惶不可终日;如果失去了自由思想的权利,我的生命将不复存在。”作者指出,责任感不仅能使我们出类拔萃,同样会给我们自由。所谓美好社会的密码,无外乎人人能为自由承担责任。


    构建和谐的智者心态


        作者认为,无论身处何种困境,人生都要保持一些风度。在苦难与阳光之间,更要看到阳光且积极的一面,看到万物生长,而不是百花凋零、独自叹息。作者坦言:“我无法不感恩生活,感恩生命,感恩冥冥之中有着某种神秘的力量。我得到了命运之神的眷顾,在我年少之时,就知道自己会将一生献给文字,献给自己无限接近真理的欲望,并且经年累月乐此不疲。无论是写什么,一切得益于我的两个天性:一是怀疑的精神,二是思想的乐趣。而这一切,都符合我自由的本性。有怀疑的精神,就很少会盲从,人生因此少走许多弯路;能体味思想的乐趣,做事便无所谓毅力与坚持,做什么都乐在其中。”作者一心想做“一表人才”,只代表自己,靠着自己的经验与理性发言,不强迫任何人。在作者内心深处,恪守着一个坚定的理念:如果自己未得解脱,就不要面对公众写字,不要去说悲观的话,因为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就是绝望,更不缺虚假的矫揉造作的绝望。尽管当下客居他乡,但作者注定要落叶归根,其犁铧一般的笔尖注定要落在华夏大地上。


        古往今来,人们总是相信眼见为实,却忘记提取意义时存在的视觉盲区。人们只愿意接受自己想看到和想听到的事情,要么赞成,要么反对,而作者非常赞同胡适的观点“容忍比自由更重要”。他倡导追求真理但不强加于人,即我的真理以你不接受为边界,而这种包容与自信,恰恰是中国人一直缺乏的。如今的中国,不乏护守良知与独立精神的人,大家日拱一卒地忍耐和坚持,谋求国家和社会进步的决心,都是这个时代不可或缺的。作者常说,你多一分悲观,环境就多一分悲观;你默许自己一分自由,中国就前进一步。你

        可以剥夺我的自由,却不能剥夺我对自由的不死梦想;你可以摧毁我的美好生活,却不能摧毁我对美好生活的无限向往。无论经历多少波折、困苦和残酷,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寻亘古如新。作者在本书的结尾中写道:相信中国因有社会而有未来;相信我们每天的付出都有报偿;相信我们的国家比我们想象的自由;相信大家一起努力,万物各成其美;相信阳光如此美好,坏人也会回头。他坚如磐石的信仰是:我不要天堂,我只要底线,没有底线就没有自由。如果一个人终生都追求自由,知道自由在高处,那么他的一生必将自由。尽管我们或许依然在困顿中独自前行,但将来总有一天会在自由而幸福的彼岸会师。

     

    (作者:中华医学会继续教育部 游苏宁)
相关评论
用户名: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