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欢迎光临本站!

消化内镜学分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文献追踪 > 好书推荐

老游评书-涉猎广泛的科学巨擘 潜心科普的学术通才

发布日期:2015-12-7 13:46:35 文章来源:中华医学信息导报 作者次数:1046

      纵观科学发展的进程,回眸科学巨匠们辉煌的人生,除了在本专业有很深造诣之外,极少有矢志潜心于科普创作者,而物理学巨擘弗里曼·戴森则是其中的杰出代表,《反叛的科学家》为戴森的代表作,它是一组主题多样的书评、序言和小品文。本书按主题分成4部分,涉及科学技术领域中出现的政治问题、战争与和平、科学史与科学家以及个人与哲学的反思。戴森以生动优美的语言绘声绘色地讲述了科学家在工作中的故事,从牛顿专心致志于物理学、炼金术、神学和政治,到卢瑟福发现原子结构,再到爱因斯坦固执地反对黑洞观念。戴森以切身经历回忆了他的恩师和挚友特勒与费曼等聪明绝顶的一代豪杰,书中科学家的逸闻趣事和对人心的深刻体察比比皆是,彰显了作者的怀疑精神。本书出自卓越的科学家兼文笔生动的作家之手,展现出对科学史的深刻洞察,以及当代名家探讨科学、伦理与信仰的新视角。对我国学者而言,窃以为这本荣获第九届文津图书奖的新书不仅令我们洞烛世界,定会使读者眼界大开。


    涉猎广泛的科学巨擘


    戴森1923年出生于英国,是全球量子电动力学的先驱。他早年追随著名的数学家哈代研究数学,二战后去了美国,师从费曼等人开展物理学的研究工作。他证明了施温格与朝永振一郎的变分法和费曼的路径积分法等价,为量子电动力学的创建做出了决定性的贡献。1965年,费曼、施温格和朝永振一郎因量子电动力学方面的成就获得诺贝尔物理奖,戴森却因获奖人数的限制而与诺贝尔奖失之交臂。戴森不仅是蜚声中外的科学大家,更是涉猎广泛的科学天才。1953年后,他一直在举世闻名的普林斯顿大学担任教授,与爱因斯坦、奥本海默、费米、费曼、杨振宁、李政道和维纳等科学巨匠有频繁且密切的交往,对美国科学界近几十年的发展动态和内幕了如指掌。作为举世闻名的学术巨擘,他一生优游于数学、粒子物理、固态物理、核子工程、生命科学和天文学等广阔的学科领域,同时又酷爱和平,心系人类命运,思索宇宙与人类心智的奥秘,检讨人类道德伦理的困境,尤其以在核武器政策和外星智能方面的杰出成就而秀出班行。戴森坚持认为,货真价实的伟大科学家既有真正天才的灵光,亦做出令人瞩目的成就,并能破除将他们与普通大众隔离开来的壁垒。成为偶像的科学家不仅要是天才,而且还必须是演员,要表演给人们看,并享受公众给予的喝彩,同时需要睿智,可以对一些严肃的问题做出合乎情理的回答。


    造诣深厚的科普名家


    作为一位饱学之士,戴森被公认为科学史上真正有思想、有情怀及有魅力的稀世之才;更难能可贵的是,他自幼就喜爱文学作品,文字功底扎实,并擅长撰写科普读物。他先后出版了《宇宙波澜》《想象的未来》《太阳、基因组与互联网:科学革命的工具》等多部广受读者欢迎的科普著作。戴森的作品之所以富有情趣、魅力十足,主要是因为:(1)他对科学的本质洞察入微,对科学的思维方式也有精深的理解;(2)基于广博的兴趣,他涉猎广泛、视野开阔、思想旷达;(3)他具备深厚的哲学素养和浓郁的人文情怀;(4)他个性鲜明、见解独特,而且善于表达。《反叛的科学家》收录的基本是作者晚年的作品,戴森非常善于讲故事,他论述的主题往往由自己的亲身经历或体验展开。他强调,“要明白科学及其与社会互动的本质,你必须检视独自的科学家,以及他面对周遭世界所抱持的态度。”戴森喜欢用科幻小说来进行案例分析,并以此比照和评价科学事实,这也是其作品内涵丰富、可读性强且颇具启发意义的显著特色。他把自己从事的科学称为“自己的领域”,而将科幻小说当作“我的梦想家园”。他认为科幻小说比科学本身更通俗易懂,且可以“显示有人情味的输出”。这通常要“比任何统计分析都高明,因为真知灼见需要想象”。戴森认为好的科普作品最重要的特点为:描写准确、可读性强且短小精悍。本书中的各篇文章不仅行文典雅、理论高妙,往往还结合作者的亲身经历,深入浅出地进行理性而公允的述评,令人信服,并有助于激发读者强烈的阅读愿望。


    备受争议的学术通才


    作为全球物理学界的大师级人物,戴森在众多学科领域具有百科全书般渊博的知识,其学术名望一直比肩诺贝尔奖得主。有人猜测,或许是由于与得奖擦肩而过所引起的失望及对立情绪,才导致 戴森后来去涉猎那些与其非凡才能极不相称的工作,如探索外星文明和太空移民的构想等。当然,也有人认为对戴森的评价始终就是褒贬不一。在专业研究上,他无法全神贯注地从一而终。他始终认为:科学充其量不过是“一种对权威的反叛”。他不仅精通粒子物理学、天体物理学家和理论数学,在相关的领域也造诣颇深。戴森有一种洞察不同事物间内在联系的稀世才华,他经常能将貌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人、事与物联系在一起,从不同侧面对自己的观点予以有力的支持和阐述。在本书的《从局外看宗教》一文中,戴森将神风突击队队员与发动美国“9·11”袭击的恐怖分子进行类比,大胆地提出:发动美国“9·11”袭击的年轻人“不是被洗过脑的僵尸,如果我们想了解当代的恐怖主义现象,想要采取有效的预防措施,以减小它对带理想主义色彩年轻人的吸引力,首要的一步就是理解我们的敌人。在能够理解他们之前,应该尊重我们的敌人”。这样令人耳目一新的观点在书中俯拾皆是,多数能达到令人折服的效果。他的这种搭桥能力和广阔的视野,令笔者钦佩不已。


    科学与反叛并行不悖


    作者坦言:科学家都具有反叛精神,在追求大自然的真理时,他们受理性更受想象力的指引,其最伟大的理论无疑具有伟大艺术作品的独特性与美感。作者认为,科学的核心事实是,它属于愿意努力学习它的人。科学作为一种颠覆的力量由来已久,它好似一幅由多种偏颇而又相互冲突的观念所构成的镶嵌画。科学与所有文化中的自由精神结成盟友,违抗每种文化强加在本地孩子们身上的暴政。倘若科学不造权威的反,那么它就不值得我们最聪明的孩子为之奉献自己的聪明才智。他提醒人们必须从3个方面看待科学:首先,它是人类理性与想象力的自由活动;其次,它是少数人对多数人需求所做出的回应,回应他们对财富、舒适及胜利的需求;最后,它是人类渐进式征服,首先征服时空、然后是物质本身、人与其他生物的身体,最后是灵魂中的黑暗和邪恶。反叛的精神和在严格的学科中不懈追求卓越并不矛盾。在科学史上,经常会出现反叛精神与专业能力携手并行的情况。在富兰克林身上,最完美地体现出集杰出的科学家与伟大的反叛者于一身的特性。作为一位科学家,他没受过正规教育,也未继承遗产,却击败了那些有学问的欧洲贵族;作为一位愤世嫉俗的反叛者,他身上所体现出的叛逆,是一种经过深思熟虑的反叛,更多的时候是受理性与周密计划驱策,而不是受激情与仇恨驱使。


    科学进步的真知灼见


    作为一位深具远见卓识与充满人文情怀的智者,戴森还经常抛开职业褊狭与门户之见,在作品中探讨战争与和平、自由与责任、希望与绝望等事关人类前途和命运的伦理问题,时有发人深思之论、促人警醒之语。他相信,科学是一种艺术形式,而不是一种哲学方法。科学家既不是圣人也不是魔鬼,而是具有人类共同弱点的普通人,难免受到权力与金钱等腐蚀。尽管他往往是从自己熟悉的科学角度记述和描绘未来,但他并不主张科学是唯一有权威的声音。他告诫人们:科学与宗教一样,其权力也常常被滥用,如今纯科学家越来越不食人间烟火,而应用科学家却日趋急功近利。他并非危言耸听地提醒人们:除非伴随道德的提升,否则技术进步所带来的损害会超过所提供的益处,注定给人类带来巨大的困惑和灾难,而道德进步是补救科学发展所造成破坏的唯一良方。戴森还在其多部作品中“检讨”了科学的过失,感叹科学与技术的前途凶吉未卜,而且由于我们都缺乏高瞻远瞩的智慧,难以判定哪条路径会通向灭亡与沉沦。他认为,21世纪让人类有濒临绝迹危险的最强大技术是机器人、基因工程和纳米技术,不负责任地运用生物知识就意味着灭亡。他甚至坦言,科学应该为一些严重的社会问题乃至罪恶的产生承担责任,这是大多数科学家并不愿意接受的观点,但戴森为人及著文的思想境界之超脱和高远,由此可见一斑。

     

    (作者:中华医学会继续教育部 游苏宁)
相关评论
用户名: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