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欢迎光临本站!

消化内镜学分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文献追踪 > 好书推荐

老游评书-以微知著的亲身实践 寂静森林的自然笔记

发布日期:2015-6-15 14:04:22 文章来源:中华医学信息导报 作者次数:1332

      岁月不居,转眼又逢春暖花开的清明时分,在这踏青的美好时节里,出于对欣赏自然美景之处人满为患的恐惧,只好退而求其次,通过品茗读书来聊以慰藉。恰逢此时,有幸读到美国作家戴维·乔治·哈斯凯尔的新书《看不见的森林——林中自然笔记》。他的研究主要涉及生物进化和动物保护,尤其针对栖息于森林里的鸟类和无脊椎动物。他因创造性地将科学探索、冥想练习和社区行动结合起来而受到关注。在本书里,哈斯凯尔以一小片森林作为整个自然界的缩影,向我们生动地展示了这片森林及其栖息者的生活状况。这是一本森林观测笔记,作者以1年的时间为主线,在每次的观测中,为我们揭开藏于森林1 m2地域(作者称之为“坛城”)里的秘密。作者每天都会在这片森林里漫步,梳理出各种以大自然为家的动植物间复杂而又微妙的关系,因此每一次寻访,都象征着一个自然故事的缩影。本书不仅是一位生物学教授的生态学课程、一册观测详实的物候记,而且是一部流动生机的纪录片、一幅波澜壮阔的生命画卷。作者通过坛城揭示了生命的波澜壮阔,优美的文字使读者把阅读过程看作是一次寻找大自然奥秘的盛大旅行,而作者则像导游,带领我们探索存在于自己脚下或藏在家中后院里的奇妙世界。作者散文式的写作风格,与自然研究中所觅得的诗意宁静相得益彰,堪称一部真正的博物学家宣言。该书面世后好评如潮,屡屡折冠,荣获2012年美国国家户外图书奖、2013年普利策奖和美国国家学院最佳图书奖。


    寂静森林的潜心观察


    如果有人认为博物学自19世纪之后便已经销声匿迹,博物学家只是业已灭绝的化石级生物,那就大错特错了。哈斯凯尔以实际行动证明博物学家们不但接受了自然选择和演化论,而且在现代文明的空气和土壤中茁壮成长,悠然自在。本书记录的是对古老森林局部进行的一系列观察和发现,作者通过坛城锻炼自己的观察能力,以微知著地洞烛整个富有生机的地球。坛城坐落在美国田纳西州东南部一片森林的陡坡之上,依偎在最高处平地上的岩石间。坡地的郁闭度极高,上面长满各种成熟的落叶树:橡树、枫树、椴树、山核桃树、美国鹅掌楸,还有十来种其他的树木。林地上崎岖难行,四处散落着从风蚀悬崖上滚落的乱石。很多地方全然见不到地面,只有皴裂的大石块,沉重的石块上覆盖着一层落叶。在距离坛城不到一箭之地的范围内,有五六棵横躺的大树。这些树木分别处于分解过程的不同阶段。腐烂的树干是成千上万种动物、真菌和微生物的食粮。倒下的树木使森林中出现空隙,让幼树群挨着枝干粗粝的老树群生长。作者就坐在坛城旁边一块平坦的砂岩上进行观察。书的每一章都以一次简单的观察结果作为开头,比如藏在落叶层里的火蜥蜴、春天里野花的初次绽放。通过这些观察,作者织就了一个生物生态网,向人们解释了把最小的微生物和最大的哺乳动物联系起来的科学观点,并描述了延续数千年甚至数百万年的生态系统。在坛城上,作者的规则非常简单:一年中每周都会来观察好几次,观察其全年的变化;保持安静,尽量减少惊扰;不杀生,不随意移动生物,也不在坛城上挖土或是在上面鬼鬼祟祟地爬行。作者唯一要做的就是忠实记录这里发生的事件,并清晰地解释这些事件及其对生态系统所造成的影响。作者着重介绍了低级生物间的相互联系,比如真菌和土生节肢动物的联系。作者不仅带我们领略了被人们所忽视的自然现象,而且激起读者产生亲近大自然的迫切愿望。


    鲜为人知的动物世界


    本书为居住在钢筋水泥之中的人们提供了动物世界中许多鲜为人知的常识。如昆虫占地球上所有生物物种的1/2到3/4。所有昆虫中有半数种类以植物为食,像三叶草之类体型较小的植物,必须与150种植食性昆虫抗争,而树木和其他大型植物种类,则需要与上千种昆虫抗争。许多鸟的身体只有部分是充实的,大部分地方充满气囊,很多骨骼也是中空的。冬天里,鸟儿身上的羽毛增多了50%,从而提高了羽衣的保温性能。在冬季,鸟儿每天需要高达6.5万焦耳的能量来维持生命,其中的一半用来颤抖发热。蚂蚁通过触觉和嗅觉寻找猎物,鸟类则依靠视觉。山雀视网膜上分布着比人眼致密2倍的感应器,不仅能捕捉到我们无法分辨的各种细节,而且还能看到更多的色彩。由于山雀有一种用于探查紫外光的额外色彩接收器,使得它能看到4种原色及11种主要的组合色。蝈蝈用翅膀发出歌声,某些种类的蝈蝈每秒弹拨100多次,能发出每秒震动5万次的音频。秃鹫抵御疾病的能力无可匹敌,在其肠道中就能杀死炭疽杆菌和霍乱弧菌。反刍动物瘤胃的运作极为有效,科学家使用最精妙的试管和容器,也无法复制瘤胃中微生物的增长速度和消化技巧。每毫升瘤胃液中,漂浮着万亿个细菌,它们至少分属于200个种类。


    毛虫是著名的饕餮之徒,它们的一生中体重要增加二三百倍。飞蛾有6条舌头。人类求婚首选的矿物晶体为钻石,而飞蛾追寻的则是盐。当飞蛾交配时,雄蛾会送给伴侣一个装着精子和美食的包裹。其中的美食是用大量的钠调制而成,是一份可望满足后代需求的珍贵礼物。人类每次遭遇的蚊子叮咬,都是蚊子母亲在为生产做准备,我们的血液是保证它们生殖力的票据。雄蚊子和那些不生育的雌蚊子只从花中吸取花蜜,或是从腐烂的果实中饮用糖水,血液是专供蚊子母亲享用的蛋白质类补品。蜗牛并不像大多数动物那样将雄性的精子传递给雌性,由于它是雌雄融为一体,故必须双方互换精子。在萤火虫发光用到的全部能量中,超过95%的能量都以光能的形式释放出来,而人造灯泡则正好颠倒过来,大部分能量都以热能的形式浪费了。


    别有洞天的森林奇观


    者通过对森林之中方寸之间的管窥蠡测,不仅向读者展示出草木之中的盎然生机,而且也揭示出土壤内部被人忽视的奥秘。人类所用的药物中,1/4直接来自植物、真菌和其他生物,余下者中很多都是对最初在野生物种中发现的化学成分进行加工制成,如阿司匹林来自柳树皮和绣线菊属植物的叶片,毛地黄类药物来自毛地黄的叶片。苔藓没有根系,它们只能从空气中获得水分和营养。苔藓堪称植物界的骆驼,它携带的“驼峰”,使它能在长久持续的干旱中艰难跋涉。地衣是真菌、藻类或细菌的复合体,通过摆脱个体性的束缚,地衣制造出一个征服全球的联盟,它们覆盖了陆地表面近10%的疆域。在森林的土壤中生活着数十亿个微生物,其中只有1%能在实验室中进行培育和研究,余下99%的微生物之间具有极其密切的依赖关系。土壤中扑鼻而来的泥土气息,源于微生物群落中最灿烂的一颗宝珠——放射菌类。在土壤中,真菌和根系用化学信号互致欢迎,如果进展顺利,真菌会欣然伸出菌丝来拥抱对方。所有植物的根系中或其周围,几乎都包裹着真菌。其联盟的基础是:植物能从空气和阳光中制造出糖分,真菌能从土壤微小的空隙中采掘矿物质。


    对于早春开花的树木而言,风媒授粉是一种格外有用的策略。所有的春生短命植物和树木都是雌雄同体,很多植物都是一朵花中兼有雄性和雌性器官,它们灿然燃烧的生命,点燃了森林中其余的部分。短命植物正在生长的根系使土壤中黯淡的生命重新焕发出生机,这些根系吸收并固定森林土壤中的养分,防止养分被春雨冲走。双重受精是开花植物所特有的,自最早的显花植物形成以来,昆虫和花朵一直保持着伙伴关系。花柱的长度由需求决定,需要将柱头举到一定的高度才能被蜜蜂碰到。对于花粉管而言,这构成一次具有挑战性的远征。花粉管到达花柱基部时,就会钻进肉质的胚珠中,释放出里面的2颗精子细胞,一个与卵细胞结合形成胚胎,另一个精子则与来自另2个微小植物细胞的DNA结合,形成一个具有三倍体DNA的大细胞,这个细胞分裂并增殖,变成封闭的种子内部储备养分的区域。


    草木知秋的哲学思考


    从无限小的事物中寻找整个宇宙,是大多数文化中贯穿始终的悠远主题。出于对东方哲学的热爱,作者以静观和冥思的方式来取代对外扩张的掠夺式发现之旅。掩卷遐思,窃以为本书的亮点是作者将自己对自然和生活的热爱溢于言表。笔者非常赞同其观点:世界并不以人类为中心,自然界的中心是随机的,人类无权决定它的位置。生命凌驾于人类之上,它指引我们将目光投射到外面。如今我们最大的缺点是对世界缺乏悲悯之心,甚至对自己也不例外。


    (作者:中华医学会继续教育部 游苏宁)
相关评论
用户名: 登录